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扬帆的博客

..................走万里路 观千层景 形行摄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波 男 49岁 汉族 身高178厘米 体重80公斤

网易考拉推荐

西陵峡  

2011-03-07 23:03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西陵峡是长江三峡的最后一段,东起湖北巴东县香溪口,西至宜昌市南津关,约长七十公里,是长江三峡中最长的峡,以滩多水急闻名。整个峡区自西而东依次由兵书宝剑峡、牛肝马肝峡、崆岭峡、灯影峡四个峡区和青滩、泄滩、崆岭滩、腰叉河等险滩组成。
   兵书宝剑峡,在长江北岸有一叠层次分明的岩石,看似一堆厚书,还有一根上粗下尖的石柱指向江中,酷似一把宝剑,故得名,传说这里是诸葛亮存放兵书和宝剑的地方。
   牛肝马肺峡,分列长江两岸的山体如削,颜色绛红,酷似牛的肝和马的肺,故名。
   崆岭峡内有崆峪滩,是长江三峡中“险滩之冠”。滩中礁石密布,枯水时露出来有如石林,水涨时则隐没水中成暗礁,加上航道弯曲狭窄,船只稍一不慎即会触礁沉没。
   灯影峡又名明月峡,河谷狭窄,岸壁陡峭,峰顶奇石腾空,岩间瀑布飞泉。南岸马牙山上,有四块岩石屹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早六点半起床,天还黑着,洗漱完毕房东已做好早饭。吃完早饭,天亮了,打点好行装,告别东家,踏上西陵峡的旅程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 天气还好,有雾。路很好走,都是水泥和青石铺就而成,包括栈道。有的地方栈道虽窄,但沿江边都修了护栏,很安全。一路上风景优美,顺着栈道朔江而上,一边是陡峭的山崖,一边是看似平缓却暗流汹涌的长江水。两岸相距一二百米,宽处有好几百米。江中大大小小的船只你来我往穿流不息。河岸上比较平缓的地方,种着大片大片的橘树,这个季节好多树上还挂满了果实。路旁树上和林中不时传来小鸟的鸣叫声。一路上行人很少,走在这里,心情特别的舒畅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 这里好像就是灯影峡,不是来游玩的,就接着往前走。过这里后,水泥路变成了石子路。出门前,房东说这条路可以过,但有一段不好走,正在修路,特别要注意放炮。我可能是来到了这个地方。接着往前走,路断了,很在面前的是一段有七、八米长的滑坡,表面上全是流沙和碎石,耳朵听见正上方有风钻的声音,但看不见,可能正在打炮眼。扯开嗓子喊了几声,没人理我。心想,趁着现在没有放炮快速通过。这几米的滑坡,无路走,只能从这上面通过,可坡的角度太陡,流沙和碎石覆盖在上面一直延伸至江边悬崖处,如踩在上面不稳的话,我就将和这些泥沙碎石一起滑落到江里。犹疑了好一会,我试探着踏上斜坡,每走一步就往下滑一截,眼看还有两步就要通过,可这两步就是过不去了,因为正前方有一块平滑且有两人多高的大石头挡住去路,这时头顶上风钻没有了声音,我站在这进退不得,急得大声喊叫,没有回应,汗下来了,吓得满身大汗。往回退是不可能了,因为我已经跟着流沙下降了一两米。急中生智,赶紧用手往上刨坑,紧贴着悬崖可能有戏,正在刨,我脚底的流沙一点一点往下滑,我也跟着下滑,眼看还有一米多久到江边,停住了。我缓缓神,将背包带解开,这样如果掉下去能迅速丢掉身上的背包,不会被它坠下江底。这时我想到了昨天那只小狗狗的悲惨命运,不会跟它一样吧!还是赶紧往上刨,这次没有再往下滑,上到悬崖边,悬崖向外倾斜,好像是要把我向外推,还是没有路,但有可借力的地方了,我就抓着岩石缝隙,一点一点往前挪,过了那块大石头,就好多了。正在这时,远处路上一拐弯处,有两个人冲着我这里喊叫,远,没听清喊什么?我快速下到路面朝他们走去,走近他们时,他们用我听不太懂的南方话对我一通哇啦,这时身后传来两声炮响,回头一看,大块大块的石头从高处砸向江中,溅起冲天水柱。我没有再理他们说什么,往前走到了一座桥上,解下背包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  这位兄弟,在我身后喊得很来劲,我没有怪他们,是我的错。
      坐了一会,缓过神来,想起刚才那一幕,后怕,真的怕了。
      抽了两支烟,解了个手,浑身上下里面是汗外面是土,稍稍打扫了一下,背起包,接着往前走。
      这时太阳出来了,走没多远,被眼前的风景感染,心情又渐渐好起来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 路依旧是石子路,但很平整,过石子路走上水泥路,渐渐看到有人家了。这里的村子都是砖瓦房,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 我 最喜欢打鸟,拍了一组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 来到三斗坪镇,小镇是新建的,干净而且漂亮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  穿镇而过,接着往前走,雾气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三峡大坝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     考虑到时间及体力,坐车来到新秭归城。新秭归城建在三峡大坝上游,离大坝不远,屈原祠也迁到这里。剩下的路还有几十公里,全是沿江公路,没有徒步价值,决定放弃,乘船走完西陵峡后半程。来到秭归码头,上船行四个多小时,出西陵峡入口香溪来到巫峡出口巴东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  在船上顺便问问船员巫峡的路况,船员说已经没有路了,我大晕。。。下船后,赶紧找家旅馆把东西一放,出来探路,山上山下江边跑了一个多小时,问了好多人,都说没有路了,路都在水下,现在的水位是一百七十二米。晕倒。。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 回到旅馆,心里有点失落,早知这样,今天就不应该坐车坐船。。。没有办法,好在有后备方案,三峡就此告一段落,走人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起来,拍了几张大桥,找到车站,留下很大遗憾,走了。。。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
西陵峡 - 扬帆 - 扬帆的博客
    望着远处浓雾中的巫峡出口,心生惆怅,三峡,我能再来走走吗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